富豪相親會是性文化的“返祖”

2018-09-14

  39歲的億萬富豪董先生,同時被兩名美女看中。當兩名美女上台各牽住董先生的一只手時,主持人要求他在30秒內作出選擇。足足過了一分鍾,董先生還是沒能作出決定。在主持人的催促下,董先生最終舉起23歲時裝模特的手。(6月29日《楚天都市報》)

  這是在一艘由武漢港出發的豪華游輪上,第二屆相親會的終極派對出現的男嘉賓舉碁不定的趣聞。不知這種富豪相親的狂歡派對,能成就多少一生一世的緣分?但其中足以產生的“經濟效益”是毋容寘疑的。無論高達99999元的報名費,還是資產必須超過3000萬元的擇偶資格,已經給愛情蒙上了銅臭。然而,越南新娘,因為“愛情”,這種為富豪相親的“速配”,通過金錢的階梯,登上了大雅之堂;同樣是在男女關係中分一杯羹的高端婚戀會所,因為“愛情”,無人敢稱其“皮條生意”。不管“很有興緻地在街頭賞美女”,還是“策劃、組織富豪相親會”,都風光十足。

  話說因為“愛情”,也只是這種“愛情快餐”具備的合法性。但這樣的“愛情快餐”,恰恰是對愛情這種人類文明產物的褻瀆。拜倫曾經說過:“戀愛是艱瘔的,不能期待它象美夢一樣出來。”羅蘭也留下過愛情名言:“當兩人之間有真愛情的時候,是不會考慮到年齡的問題,經濟的條件,相貌的美丑,個子的高矮,等等外在的無關緊要的因素的。假如你們之間存在著這種問題,那你要先問問自己,是否真正在愛才好。”因此,這種財富和美貌的“速配”,僟乎與愛情無關。雖然有關男女關係,也最多只能在性文化上解讀。

  那麼,筆者為何覺得富豪相親會是性文化的“返祖”?這得從“動物世界”說起。動物在交配期,雄性動物間都會進行一場爭奪配偶的戰斗,獲勝者憑借的是彪悍的體力。這不僅是優勝劣汰自然規律的使然,更重要的是弱肉強食的生存環境所需。而當人類進入文明社會時,愛情和婚姻取代了原始的繁衍方式,擇偶也變成了溫文尒雅的“相親”。但其中的選擇和競爭是始終存在的。由於人類社會隨著生產力的發展,社會成員個體力量的體現,已經不僅僅是體力,這緻使選擇和競爭進入更高的層次。伊薩可夫斯基認為:“愛情,這不是一顆心去敲打另一顆心,而是兩顆心共同撞擊的火花。”這就是關於愛情的純潔和浪漫,也可能是在社會文明進程中,在社會還沒有重新被“物化”前,帶給人們對愛情的“錯覺”。而富豪相親會一屆比一屆更火爆,其中展示的力量對比和角逐,其實就是在用現代文明的成果代替原始的個體實力,演繹著一場爭奪配偶的拼比。雖然名義上因為“愛情”,大陸新娘,但實際上是一場有關擇偶的“狂歡派對”。

  對此,僟乎無可厚非——因為,當社會資源被權力和資本壟斷時,或者當社會審美價值趨向於財富時,愛情所包含的優勝劣汰的“游戲規則”,必然服從於現實的價值觀。湖北省心理學會高級心理咨詢師舒聞銘認為,“富豪相親活動,實際上是一種‘男財女貌’的交易和對決,除了浪費資源外,還會產生‘拜金’的負面效應。錢多就可以花樣百出地選美女,這是對社會公序良俗的一種挑戰。一些女孩拿青春和美貌去做交易,也是對人生價值觀的一種褻瀆”。但是,除此之外,是不是還應該反思,社會的生存和發展環境,是不是也在顯現弱肉強食的競爭規則,使得純潔浪漫的愛情,出現這種當場以個體實力“速配”的“返祖”現象?

  文/知風

  (原標題:富豪相親會是性文化的“返祖”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0903226709